博才网旗下APP直聊神器
结构性用工荒背后的“人口经济学”
 "大批一线工人辞职,不知道去了哪里。"位于东莞市望牛墩镇的某电器公司人力资源部经理严先生透露,去年人数最多时厂里有400多人,今年春节后却只剩下200多人。

  对于从事了10多年人力资源管理的严先生来说,今年的情况对比往年确实是变化微妙。往年一直愁订单,用

工问题不大,而今年却是"不愁订单愁招工"。为此,他天天组织人员在街道摆摊设点招工,仍然收效甚微。

  "倒闭潮"、"返乡潮"、"民工荒"……自2008年9月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以珠三角首当其冲的流动人口就业问题与企业用工问题交织在一起,媒体上各种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组合成一盘迷局。

  肇始于珠三角的"200万民工荒"背后的真相和经济逻辑是什么?记者通过多方采访,看到了另一种深层而渐进的变化。

  普工何以成"香饽饽"?

  用工紧张确实越来越严重。

  东莞黄江镇的精成电子是一家电子产品代工企业,有员工近2万人。今年春节后,有近2千人未按时返岗,公司订单却多了不少。为了扩大产能,最近公司的人事主管每天都会通过各种渠道招聘员工。

  由于普工需求大,人难招,该公司推出一项措施,员工介绍一名新员工进厂工作满3个月,可以奖励300元。为了留住工人,公司将员工底薪提高了平均约200元。

  "我们公司情况还算好的,周围有很多工厂不得不到新疆、云南等偏远地区招人。效果都还是不理想。"精成集团一位中层干部告诉记者。

  位于东莞高埗镇的唯美陶瓷同样遭遇招工难的情况,公司副总经理何继业称:"前几年只要将招工广告打出去,就有充足的人员来应聘,而现在招工广告似乎越来越不见效了,应聘者寥寥。"唯美陶瓷今年订单上升了近30%,需要扩大产能,但是招工难却让公司陷入了瓶颈。"招工难度明显加大,前几年,公司曾出现应聘者为了求得工作岗位,暗地里给负责招聘的人事干部送红包的现象,而如今情况反了过来,公司通过给新员工发红包来吸引应聘者——供求关系彻底改变了。" "用工荒的原因,我们观察发现,主要是产业转移导致内地企业用人需求增加,珠三角的薪资水平缺乏竞争力,许多务工者愿意到本地就业。"四川作为劳务输出大省,去年的劳务流动情况基本上能一定程度上解释珠三角用工荒现象。据成都锦江区人力资源市场服务中心主任黄洁透露,从2009年6月份开始,成都各大企业的用工需求十分旺盛。锦江区人力资源市场岗位一度出现60%以上的增长,每天进场招聘的企业在40~50家之间,日提供岗位数量均保持在5000个左右。每日进场登记的求职者约2000人次,供求比例为5:2.四川省劳动保障厅的数据显示,截至2009年7月,全省已有460余万返乡农民工实现就业,灾后重建成为用工需求的重要方向,共吸纳了140万人。

  除了四川,内地各省份也出现不同程度用工需求增加,这直接导致沿海外来务工者绝对数减少。

  在今年春季用工缺口这一数字上,广东省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厅公布的是"企业用工缺口约90万人".其中,普工缺口相对较大,约为61.2万,占缺工总量的68%;技工缺口仍处高位,占缺工总量的32%。

  学历倒挂背后的人口账

  一边是产业工人稀缺,一边是大学生就业难。

  东莞智通人才市场,是广东省为数不多的能让农民工与博士聚在一堂找工作的职业中介机构之一。公司市场部经理蔡小梅每年春节后都会在招聘会上进行个案调查,从今年的调查情况来看,学历倒挂的现象最为明显。

  所谓学历倒挂现象,就是大量大学毕业生工作难找,薪水偏低,而普工岗位工作好找,待遇却相对提升。"有家电子厂既招普工又招行政职员,碰上好几名大学生前来应聘,工厂的人事主管直接与大学生打商量,看他们愿意不愿意去一线岗位工作。"蔡小梅表示,她在招聘会上进行调查走访时发现,这种情况已初现端倪。

  蔡小梅还发现一个明显的现象,就是大学生求职者数量越来越多,而低学历的求职者越来越少,这直接导致普工岗位求人倍率增高。

  南方人才市场也同样暴出类似的情况,在2月24日,南方人才市场同时举行了两场招聘会,招聘大专以上学历人才的南方精典大厦门庭若市。而招聘普工的华普大厦二楼入口处却门可罗雀,冷清许多。招聘会上企业开出给应届大学毕业生的薪水普遍为1500元/月,这个数字与一线普工岗位持平,比一线技术工岗位相差千元以上。

  这种现象,是自1987年以来人口出生率下降与1997年以来的高等学校扩招,两种因素共同推动的结果。

  改革开放之初,中国人口出生率逐步上升,直到1987年达到最高峰,该年出生率为23.33‰。此后出生率指标掉头向下,持续下降,到2007年该指标仅仅为12.1‰。

  以1987年出生的人口数为例,当年出生人口数约2700多万,该年份出生的婴儿高中毕业年份基本上在2005年前后,这一年,全国高校招生规模约500万人。

  自1987年起,每年人口出生率下降,而当这部分人成长到参加高考,进入高等学校的绝对人数却在增加。一增一减所构成的反差,顺理成章地形成了结构性就业难题。

  据国家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数据,2010年的毕业生人数多达630万。加上去年未就业的毕业生人数约180万,目前将有810万毕业生面临就业。

  "民工荒是个伪问题"?

  "节后截至2月22日已有316万外省农民工入粤,占节前返乡692万的45.7%,返岗比例与去年同期相比上升了3.9%。"每年春节到元宵节这几天里,广东省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厅办公室都会向媒体公布一份新闻通稿,"澄清"媒体有关"民工荒"的事实。2月24日下午,广东省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厅办公室通过电子邮箱,将有关节后农民工入粤情况发送给近20家媒体。

  自2005年以来,每年春节后都少不了"民工荒"的报道,同样也少不了相关部门的"澄清"。但今年不同以往的是,媒体报道珠三角用工缺口200万,数字创下新记录,而且,这次是把消息"捅出去"的是远在中部的《武汉晚报》。

  媒体在春节期间抢先报道"民工荒"问题似乎已变成一种习惯,随着沿海与内地的区域竞争加剧,各种因素的导入,真相似乎越来越"深藏不露".而与民工荒相对应的"人口红利衰退论",也呼声渐涨。

  广东省社科院人口经济研究所郑梓桢教授的观点却与"衰退论"大相径庭。"这是一个伪问题。因为中国的劳动力人口总数相对过剩,至今未见改变。" "我同意的是,目前年轻人数量在下降,每年进入劳动年龄阶段的人数在减少,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劳动力人口走向枯竭。"郑梓桢说,以16-60岁作为劳动力年龄标准,中国目前有9亿适龄劳动力人口,因此,中国根本不存在民工荒,劳动力资源在今年10年内都仍然保持充裕甚至过剩状态。

  对于当前珠三角民工荒问题,郑梓桢认为:"为了全社会的利益,那些完全靠廉价劳动力资源获取竞争优势的劳动密集型企业,是不是应该考虑'主动倒闭'?如果说金融危机过后,那种低质量的用工岗位招工缺口仍然这么大,说明广东的产业转型升级还有很大空间,政府要考虑的应该是如何推进这些企业转型,而不是疲于解决用工缺口和低质量的就业问题。

【打印文章】